书城古言胭脂玉暖

第350章 番外:再续前缘

作为薄玉烟,梁语嫣这辈子唯二的遗憾,是与白颂年分开了那么多年,是白颂年比她先死了半天。

作为梁语嫣……

梁语嫣睁开眼睛,看看白惨惨的病房,白惨惨的病床,白惨惨的病号服,以及黑惨惨的液晶电视机。

电视机里,正在播放国歌,激动人心,国歌过后,播音员庄重严肃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出来。

“今天是建军节……韩今墨同志被授予少将军衔,他也是建国以来最年轻的少将,也是唯一一位身有残疾的少将……”

梁语嫣像断了线珠子似的眼泪一时忘了掉,朝屏幕上看了几眼,果然看到一个穿军装的瘸子雄赳赳、气昂昂地走过镜头,虽然镜头远,看不清他的脸,却能感受到他霸气凌人的铁血气势。

这时,一条人影挡在了她的眼前。

她不自觉地歪了身子,从左边斜过视线,那条人影朝左边挪了下,她朝右边歪,那条人影朝右边挪了下。

她气得抬起头:“你干什么?我看电……白颂年!”

她愕然地瞪圆眼睛。

“你醒了?饿了吧?吃饭。”

白颂年利落地将饭桌弄好,摆上带来的热饭热菜,又将一双筷子递到她手里。

梁语嫣狐疑地看着他,感觉有些不真实,其实她晚年有些老年痴呆症,很多事想不起来了,但白颂年记忆好,每天给她讲他们的过去,不许她忘记。

现在,她应该回到了现代,由于她又是小年轻了,不是老媪了,记忆力很好,过去的记忆又变得清晰。

但是白颂年的行为让她不确定起来。

他们,在现代应该只见过一次面吧?就是她在历史馆里面把他错认成雕塑,而白颂年还叫白颂年,动作间却这么熟悉亲密?

他,刚刚低头亲她的嘴角,还亲昵地拉起她的手,把筷子塞进她手里!

“发什么呆呢?还在看韩今墨?别发花痴了,他长得再帅,你也已经是我白颂年的妻子。”白颂年的手捏了捏她的脸颊,不悦地说道。

“啊?哦。”梁语嫣默默地低头吃饭,眼珠子飘来飘去。

怎么回事?难道她又穿了?穿的不是现代,而是别的星球?

怎么她就成了他的妻子?

吃完饭,梁语嫣急切地想要证明现在是什么年代,她又怕自己露馅,只好弱弱地问:“我的手机呢?我想给我妈打个电话。”

白颂年瞅了她一眼,把手机递给她。

她打开一看,大大松口气,原来离她穿越那天,只过去三天。

她又弱弱地问:“那个,我是怎么进医院的?我怎么没印象了?”

“你突然晕了,吓我一跳,我抱你来医院的。”白颂年淡定地说道,随手翻着报纸。

报纸头条全部是韩今墨的新闻,他意味不明地瞟了她一眼,眼中掠过一抹危险的光芒,再低头时,看到韩今墨的照片,眼中有一丝敌意。

梁语嫣无语,他回答了跟没回答一样。

“那,我们的结婚证呢?”她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你今天怎么了?奇奇怪怪的。”白颂年合上报纸,狐疑地看着她。

“没,没什么,我,我就是问问,问问,嘿嘿。我忘了结婚证放在哪里了。”梁语嫣急忙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“结婚证在家里柜子里,等你出院我给你拿。不过,你别想着跟我离婚,我是不会离婚的,而且军婚不能随便破坏。你知道的吧?”白颂年沉下脸说道。

梁语嫣心脏一个哆嗦:“我就是……想念结婚证了。”

白颂年的脸多云转晴,微微露出笑容,伸手解开她的一颗扣子。

“……”

梁语嫣浑身僵住,头皮发炸!

“结婚证现在看不到,不过,你可以看看我们的定情信物。这是我们订婚的时候,我送给你的。”白颂年从她领口里拿出一块玉佩放在她手里,顺势低头重重地吻她的嘴,法式热吻过后,粗粝的拇指压在她的唇上,轻笑,“你这张嘴,还是这么甜。”

“……”

梁语嫣全身的血液涌向头顶,艰难地喘息,不行了,血压飙升,她要晕倒了!

她惊慌失措地低头,看手中的冷玉玉佩,却惊得差点把玉佩扔出去!

她的胭脂玉佩!

又回到了她的手上。

她不信邪,按了下玉佩上的一个凹处,果然,这里有个机关,玉佩中出现一个中空的地方,里面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,更没有所谓的春禅纱。

“我知道你爱我,爱到无法自拔,今生非我不可,你早已经向我表白了。不过,咱们结婚几年了,你看着我们的定情信物,不用这么激动吧?”白颂年摸了摸她的头,将她拥在怀中,像是拥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,口中却催促,“少潼一直担心你,你给他打个电话报个平安,他听到妈妈的声音,会很开心。”

梁语嫣感动的心漏跳两拍,少潼?少潼!

她一把揪住他的袖子,殷切地看着他,嘴唇哆嗦,半天吐不出一个字。

“怎么了?”白颂年眼中再次露出狐疑。

梁语嫣蓦然冷静下来,差点又露馅了!

她低头翻看手机,却没看到白少潼的电话号码,她的手机电话薄和穿越前一模一样,只多了一个“老公”。

“唉,我就说,让你存一个少潼的号,你偏说记住孩子的电话号码才是真爱他,现在好了,你记不清少潼的号码了吧?”白颂年眼中的狐疑更甚。

梁语嫣窘迫,急急忙忙推开他:“我去卫生间!”

危急关头,她无耻地尿遁了。

磨蹭半天,她才从卫生间出来,以为要面对已经对她起疑心的白颂年,打算演一出狗血的失忆大戏。

不料,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,她瞬间落泪,扑到妈妈怀里,哭得像个孩子:“妈!我好想你!”

“哎呀,嫣嫣宝贝,这次你受苦了!爸爸妈妈不该忙工作不陪你,要不然你也不会在上海历史馆摔了个跟头,躺了三天才醒!这三天,爸爸妈妈睡不好,吃不好,自责没有照顾好你。幸好你没事,也没破相,不然一个二十二岁的女孩子就破了相,以后嫁人可难了……”

梁语嫣渐渐呆滞,心底腾起了一股怒火。

妈妈又说:“不过,害你摔跟头的那个男青年,答应我们,要是你不醒来,他就娶你,照顾你一辈子,还说要带你去领证。我们想着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,医生又说你轻微脑震荡,几天就能醒,婚姻是大事,妈妈不能为你做主,得看你自己的意愿,哪能让你跟他去领证呢,不过这个小伙子真不错……”

梁语嫣的心里又燃起了一把怒火。

半个小时后,妈妈下楼去办出院手续,她留下收拾行李。

突然,腰从后面被搂住。

她先是一惊,然后感觉到这个怀抱格外的舒服,和熟悉。

她回身,挥手就给他一个巴掌。

手腕在半空中被制住。

“白颂年,你骗我!你这个混蛋!”梁语嫣怒气冲冲。

“我哪里骗你了?我们早就是夫妻,少潼也是我们的孩子,只是他在那个世界,你用手机无法联系他。”白颂年笑着亲了亲她挥下来的巴掌心。

“哼,反正你是个骗子!你答应不会比我先死的,结果你先死了,留我一个人……呜呜呜,我是被你活活气死的!”梁语嫣握起拳头,使劲捶他的胸口。

白颂年满脸愧疚,任由她捶打自己:“对不起,我失信了,这一次,我不会比你先走。”

其实,他们在那个世界活了一百出头的岁数,他比她年纪大几岁,能挺住比她早死半天,已经是不容易。

“那我先走了!你给站在这儿!”

梁语嫣推开他,抱着行李包,要走。

他拉住了她的手腕:“我不让你走!”

“你别忘了,我是飞机师,我会开飞机!我可以飞很远,让你追不上我!”梁语嫣一脸傲娇。

白颂年淡定地笑了:“正好,我会打飞机。”

梁语嫣瞪圆了眼睛,看了看他身上某个部位,噗一声笑了出来。

白颂年身体微微一崩,严肃着脸说:“我刚刚研制出了星际导弹,打一架飞机,小意思。”

“星际……导弹?”

“嗯,跨越星空,打击目标的导弹。”

“……我跟你没完!”又骗她!梁语嫣叉腰。

白颂年笑了,捧住她的脸:“正好,我也想跟你一辈子,两辈子,生生世世,没完没了。”

跨越生死,跨越时空,他再次找到了她。

感谢上天,让他们重活一世,再续前缘。

一对有情人拥抱在一起。

他们的故事刚刚结束,也刚刚开始。

他们祈愿天下的有情人终成眷属,所有的爱情之花结出甜蜜的果实。

(全文完)

下一章连载中
手机版 | 电脑版